澳门金沙网上娱乐赌场 > 专家推荐 > 「创新问题分析」为何偷渡?一位面临审判的偷渡客表示,“在加拿大能当个中产,在国内只能是底层”

「创新问题分析」为何偷渡?一位面临审判的偷渡客表示,“在加拿大能当个中产,在国内只能是底层”

阅读量:2667      2020-01-11 17:25:47

「创新问题分析」为何偷渡?一位面临审判的偷渡客表示,“在加拿大能当个中产,在国内只能是底层”

创新问题分析,文 | 邢海洋

一位“黑“在加拿大,面临审判的偷渡客曾表示,以他的能力在国内永远不可能一个月赚这么多钱,又没关系,又没高学历,也只能打死工,还不如出来一搏,最起码在加拿大能当个中产,但是在国内只能是底层。

39位中国人命丧开往英国的冷藏车里,令我们震惊、哀痛,也有困惑。19年前的多佛惨案,58名中国偷渡客在货车车柜里活活闷死;15年英国的拾蛤惨案,19名被蛇头强迫拾蛤的中国偷渡者在海滩涨潮时被淹死,那时候中国人真的很穷。

可今天每年上亿人次的中国人海外旅游,签证似乎不再是问题,天涯、微博里各种对欧洲种族问题和城市治理乃至英国脱欧乱局的不屑。那些在卡车里殒命的人们,他们是我们的同胞么?如果是,怎么还会有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,躲在开往异国他乡的卡车上?

一个个谜团,恐怕要等待当地警方的正式调查结果了。

2000年6月19日,英国多佛警方在一辆卡车拖车内发现58具非法移民尸体。

这些年,随着国人收入的提高,有关偷渡的新闻越来越少,那些有关偷渡的事件似乎已成过眼云烟。但偷渡是否禁绝了呢?美国“移民研究中心”(cms)的报告显示,从2010年到2016年,来自中国的无证移民从2010年的29.5万增加到2016年的38万,增幅28%,是增幅最快的三个国家之一。

所以说,除了技术移民、财产移民等这些有金钱和技能门槛的高端移民,我们这里的确还存在着违法移民现象,也就是偷渡。

至于为什么在签证越来越容易的时候还有人选择偷渡,原因也是多样的。

在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的一年中,来自中国赴澳洲的旅游签证中被拒签的共有86404例,这就意味着每10个申请人中就有1人被拒签。在英国,一项基于2012年的统计显示,对来自中国的申请者,拒签率是1.45%,2017年这一数字升至1.67%。但无论如何都是颇为低的数字。

签证代理机构对赴英签证,最多的建议是护照最好不是白本,提交旅游计划和行程安排,表明诚意。但那些存款少,收入水平太低的申请人,或者户口所在地区属于敏感地区的申请人,比如福建、东三省等还是容易被拒签。

福建被拒签的非常多,因为那里去发达国家打工的人多,很多人都不会回来,有非法移民倾向。实际上,多佛惨案中的58名遇难者全部来自福建。福建人聪明,又能吃苦,偷渡到英国的中国人,当属福建人最多,福建人又多来自福清和长乐等地。福建人凭着乡谊关系,父带子、子带妻,一个村一个乡地抱团走天下,但因为有移民倾向,也造成了移民输入国的警惕。来自这些地方的人,恰恰是最容易被发达国家拒签的。

20年前笔者在美国留学,大学城里最大的一家中餐馆就是福清人所开。餐馆打工包吃包住,一分钱税也不用交,大厨拿到的钱不必一个学成计算机、拿5、6万美元起薪的留学生少。我认识一位国内铁路部门职工,为了送女儿上音乐学院附中拉小提琴,就“黑”在美国做了厨师。那时候一个月三四千美元是真金白银,国内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一两千,还是人民币。“黑”在海外挣钱养家的,国内孩子是“富二代”无疑了。

世易时移,在英国、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,如今的富二代花的是父母从国内挣到的钱,开的是豪华跑车。人口红利过后,即使低端的体力劳动工资也稳步上涨,如果肯吃苦,美团跑腿、滴滴代驾之类的力气活,月薪上万也不是难事。可为什么还有人冒险偷渡?其实,还是因为两边的收入差距。

今年夏天欧洲气候反常,高温频发,可那里的家庭很少装空调,就是因为安装费太贵了,有报道说,在巴黎装一台空调的费用高达上万欧元。如果说这是极端情况的话,在英国,装空调的上千花费还是很普遍的。在缺乏劳动力,尤其是技术工人的欧洲,体力活往往有着很高的收入。在英国建筑工供不应求,在英国打工的中国建筑工人,每个月4400多英镑,相当于4万多人民币,这个收入水平显然是国内的同类工作不能比的。

欧洲国家的失业率普遍超过10%,按理说并不缺少劳动力,可它们的高失业率是和高度发达的社会福利分不开的。失业了有补贴,生活也过得去,像安装空调这种纯体力又有一定危险的工作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做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种没人做的事情的工资极高,甚至要比商品本身的价值更高。

欧洲体力活的工资高,还和它特有的社会财富结构有关系。那里中产阶级人口占到全体国民中的大多数,穷人相对较少,愿冒险干体力活的人更少,故而造成了体力劳动需求大,供给少,价格畸高。很多偷渡者在其出生地并非穷苦潦倒,犯险去海外搏的更是一个中产阶级身份。

一位“黑“在加拿大,面临审判的偷渡客曾表示,以他的能力在国内永远不可能一个月赚这么多钱,又没关系,又没高学历,也只能打死工,还不如出来一搏,最起码在加拿大能当个中产,但是在国内只能是底层。

在侨乡福清,大街小巷偶尔还能看到斑驳的反偷渡大字标语,但今天的偷渡客已非过去的精英阶层。如今那里流行的价值判断是,福清人分三等,最没本事国外赚钱;再没本事国内赚;有本事福清赚。

国家富裕,人们收入提高了,背井离乡的人也少了。可海外的脑体倒挂,仍对底层打工者构成致命的诱惑。

⊙文章版权归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所有,欢迎转发到朋友圈,转载

澳门新濠影汇在线赌场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stashasstash.com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赌场 版权所有